企业文化

半月谈 丨 工资滞发、奖金被扣:部分乡镇保运转正常待遇兑现难

发布日期:2021-05-28 13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前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、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,乡镇干部无疑是重要的依靠力量。半月谈记者在西部地区采访了解到,部分地方由于财政困难,乡镇干部本应享受的正常待遇不能兑现,工资滞发、奖金被扣,导致基层干部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受到影响。

  “工资不高、事情不少”“挣不到钱、升不了职”……半月谈记者走访中接触到部分乡镇干部,他们私下吐槽不少,近年来工作负担越来越重、压力越来越大,而收入却不见涨,可谓是辛苦之外心更苦,一些人甚至自嘲:“以前天天扶贫,如今自己倒快成了贫困户。”

  西部某县机关的一名干部今年到乡镇任职,该名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,2017年当地涨工资,结果没几个月收入就下降了,大家感觉生活吃紧。而去年,当地又因财政困难,每月1000余元的绩效奖被扣,至今也没有发放。

  西南地区某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说,自己有两个月连基本工资都没领到,生活捉襟见肘。在另一个乡镇,财政分局的一位负责人说,干部工资涉及机密,不能透露。半月谈记者了解到,在这个区,干部待遇拖欠问题十分普遍,至今仍然存在。不过,鲜有人敢冒着丢工作、挨处分的风险,通过各种渠道反映。

  半月谈记者在网上查阅当地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,也得到诸多印证。早在2019年10月,当地政府出的公报登载了一篇文章,在该文章中,当地政府负责人说:“区里有两枚炸弹,一是债务风险,二是社会稳定风险,归根到底都是因为钱的事情。”他表示,保工资、保运转、保基本民生的次序不能乱,不希望由于财力困难影响职工的基本待遇。

  今年3月,当地审计局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提到,在开展镇乡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,发现部分镇乡债务问题日益凸显,且乡镇债务构成复杂、性质多样、总额巨大、偿还困难,部分镇乡还存在职工工资滞发的现象,既影响乡镇政权正常运行,又制约农村经济社会长远发展。

  半月谈记者发现,乡镇干部人员虽然不多,但身份结构较为复杂。在西部地区某镇政府,设置了5个内设机构、7个财政全额补助事业单位,目前有在职人员79人,其中行政编制26人,事业编制53人。

  据了解,一些乡镇除了上述公务员、全额拨款事业编和差额拨款事业编等编内人员,还有劳务派遣、临时工等多种身份的编外人员。身份不同,对应着待遇差异较大。

  西南地区某乡事业编工作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,她已经工作4年了,因为乡政府工作人员较少,所以除本职工作外,一般还兼着一两个其他岗位。她说,目前事业编还没有公务用车补贴,时间长了出行就是一笔大开销,而买车每月车贷就占工资近半。

  工资少、干活多的境况本就使得乡镇干部压力较大,如今待遇难以保障更是挫伤了干事创业的积极性。西部地区某地一名县级干部说:“一些干部不想干事、不愿干事,各镇乡、部门物色办公室主任、科长、站长人选都不好找,没人愿意干,要局长提前请他们吃个饭,靠人情预先做好工作。”

  半月谈记者在一些地方调研时发现,干部存在逃离乡镇的趋势,尤其是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,一心想着考试或借调,甚至辞职走人。“平时吃饭在食堂、住在宿舍,倒是省了不少钱,但一想到买房装修、结婚成家,还有各种人情往来,就觉得头疼。”基层一名90后干部说。

  西南某地一名女干部表示,大家想往城里调动主要是看中晋升空间和相关配套,毕竟在乡镇工作晋升职位有限,同时成家有小孩后更多是要考虑孩子就学以及老人看病问题,往城里走是必然趋势。

  落实乡镇干部待遇的“老大难”问题已经引起一些地方关注,有的领导口头承诺“等财政好转会予以补发”,但部分乡镇干部表示,眼下只是一张口头支票。

  半月谈记者对比了西部某地多个乡镇政府发布的2021年预算及“三公”经费预算公开信息,与2020年预算数据相比,支出均有上百万元的缩减,理由是减少了招聘干部工资和压缩办公费。

  今年3月,一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在网上信访称,2017年为西部地区某镇政府建设禁毒教育园地,至今仍被拖欠工程尾款6万元。自2018年以来,镇政府就一直以财政困难为由,要求他们理解和支持。网上信访事发后,当地仍是答复:“镇上财政资金周转困难,目前正在积极努力协调筹集资金。”

  中央前不久印发《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》,要求在乡镇党政人才队伍建设上,落实乡镇工作补贴和艰苦边远地区津贴政策,确保乡镇机关工作人员收入高于县直机关同职级人员。这样的政策保障为乡镇干部工作注入“强心剂”,但基层也呼吁尽快落实,避免“望梅止渴”。

  专家表示,目前部分地区乡镇干部确实面临工作与生活的双重压力,应引起重视,将津贴补贴、职务职级、带薪休假等制度落到实处,及时拨付资金,不得拖欠挪用。此外,还应特别加大对夫妻异地分居、服务年限较长的乡镇干部的关心关爱力度,更好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。